综艺节目正在改变 台学生直呼“好想去!

2017-09-26 17:40

  【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萧师言 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李俊峰】选秀节目《中国新歌声》日前在台大举办的音乐节活动,遭到一些台大学生和“”的闹场。但与“”的“仇中”情绪相比,岛内对热门综艺节目的热衷和支持更为明显。很多年轻人都是通过网络第一时间收看电视节目,有岛内网友称,两岸综艺节目两相对比,高下立判,节目“溃败到完全没面子”。

  曾经创造出许多脍炙人口的电视节目,早年通过网络传送到、,甚至全球华人,令成为华界的“综艺王国”。但近年来综艺节目陷入低潮,综艺节目不断“登岛”,引发年轻一代热捧。《旺报》24日报道称,作为台北与上海“双城论坛”的文化交流品牌,当红的音乐真人秀《中国新歌声》(原《中国好声音》),2015年及2016年走遍的多所大学、中学和小区,获得及年轻学子热烈追捧,也让通过活动直播及报道,感受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喜爱。今年活动举办前,的大学生纷纷在脸书上转发消息,直呼“好想去!”

  2013年,宣布综艺节目赴台后,综艺节目就以旋风之势迅速在岛内形成气候。当年,中天购买《中国好声音》,首播以0.88的好成绩打败同时段的《康熙来了》(0.77),收视排在第一位。随后,八大、TVBS-G台也相继综艺节目,《我是歌手》《爸爸去哪儿》等都有着不错的收视率。特别是选秀节目《我是歌手》总决赛更是席卷。报道称,《我是歌手》第一季总决赛那天,东森于当晚7时发出公告,告知观众该台晚间10时的节目《关键时刻》将停播,原因是对《我是歌手》进行全程直播,有数据表明,当晚东森赢得了2.15%的高收视率——平均每分钟有48万名观众收看,比平时增长了近220%。还有报道称,随着《爸爸去哪儿》亲子节目在台热播,亲子教育议题备受关注,节目中的明星亲子档互动,让许多父母重新自己的育儿方法,是现在难得兼具娱乐及教育意义的好节目。

  “中时电子报”报道称,2017年爱奇艺豪掷2亿元人民币打造的《中国有嘻哈》,目前为止已累计16.2亿次的播放量,连续17天高居微博网络综艺节目排行冠军。节目中一句“你有free style吗”,更成为时下两岸年轻人最夯的用语;连嘉义县长张花冠为营销梅山太平云梯拍摄的影片中,也跟风用了“free style”的嘻哈梗。而艺人“西进”投身综艺节目,也提升了综艺节目在的热度。2015年,由于有歌手黄丽玲的参与,湖南卫视的《我是歌手3》在的、和网络上引发不小关注,就连制播这一节目的影音网站“芒果TV”也成为App下载排行榜的冠军。很多观众尤其是年轻人,通过这一渠道同步观看了《我是歌手》的最新进展。

  网络综艺节目中,由艺人蔡康永担任主持的脱口秀节目《奇葩说》也在岛内引起广大关注。有岛内曾报道称,最早像江吉雄这样的制片人,后来是欧弟、蔡康永这样的主持人,然后是小甜甜、寇乃馨、瑶瑶这样的综艺明星,逐渐进入到综艺界,很大程度上成为综艺节目发展壮大并“反哺”岛内社会的重要因素。而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参与到综艺节目,也成为岛内追捧的“另类原因”。江苏卫视的《非诚勿扰》至今,有越来越多的嘉宾参与。有人曾统计过,《非诚勿扰》上男嘉宾牵手成功率最高的地区排行榜,位居榜首。《联合报》报道称,《非诚勿扰》火到,每回节目播完的隔天,很多白领族都在办公室“回放”一遍男女主人公的惊人语录。

  早在放开综艺节目“登台”前,2009年,有披露,岛内为了节省成本,大兴“山寨”之风,对综艺节目全盘照搬,如2008年8月“中视”推出的《舞林大道》被发现模仿上海东方卫视的《舞林大赛》,在岛内很红的《超级星光大道》实际上是《超级女声》的翻版,2009年推出的“挑战101”也被爆是模仿湖南卫视的节目。此外,诸如台视的《百万大歌星》源于浙江卫视一档记歌词的节目等等,在岛内也早已不是什么新闻。

  2014年6月,全球著名的市场调研公司尼尔森曾发布调查显示,2013年9月至2014年4月,以歌唱比赛为首的综艺节目,在台共计1208小时,高达近七成看过,为频道带来较高收视。《工商时报》日前报道称,数据显示,2016年全球网综节目制播数量达264个,制播95个,高居全球第一。2017年网综更是百花齐放,包括今年夏天最火的《中国有嘻哈》《中国新歌声》《极速前进》等都是岛内讨论声量相当高的节目。据介绍,来台的综艺节目以竞赛综艺为主,占量的86%,其中绝大多数为歌唱比赛类,其次是信息综艺节目。在竞赛综艺类中,参赛选手或决定选手去留的评审均可见知名歌手或制作人,也加深观众对该类节目的关联性,拉抬收视。

  在综艺节目火遍两岸的同时,曾经号称“领先20年”的综艺却步步衰退。2016年,综艺节目井喷,出现至少400档综艺节目,而却是另外一番景象,陆续停播了《康熙来了》《大学生了没》等几大超十年的老牌节目,整体综艺状况一片萧条,哀鸿遍野。2015年,《中国时报》曾在报道中直截了当地做了一个对比,制作《我是歌手》的湖南卫视2013年盈利63.5亿元人民币,相当于所有一年收入的总和。收益丰厚,自然舍得制作投入。与强大的资源配置相反,综艺人仿佛回到作坊式制作模式,每集几万元的制作费用,最贵的《康熙来了》单集制作费也只有10万元人民币,而综艺节目制作费平均在150万元人民币,让综艺宛若“”。

  今日新闻网报道称,综艺节目制作费越砸越多,总成本是的十几倍,导致干脆直接向购买节目版权,“反而省时省力还更能赚钱”。如今岛内年轻人只在网络中观看节目或影视剧,家中电视几乎不打开,而综艺节目仍以传统作为载体,自然无法与综艺节目大行其道的网络平台对抗。

  号外号外,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!行政命令有多强,买不了吃亏,买不了上当,是你就60秒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