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驻村老茶馆】我在村里有个家

2017-09-17 06:26

  驻村一年,回味一生。对新疆广大驻村干部而言,这是一段难忘而柔软的旅程。远离亲友、来到基层、奔赴一线……这一年,你了成长了收获了。聊聊你的驻村轶事,和大家分享经验与收获。

  今年,我很荣幸作为自治区地震局的一名驻村工作队队员,来到巴楚县阿瓦提镇温艾日克(4)村。在这个村里,我有一位慈祥的“妈妈”和一个充满爱的“家”。

  初到村里,我每天都在学习维吾尔语,一天晚上,我在村委会的篮球场上认识了一个国语流利的小男孩,他就是扎依尔·玉苏甫。扎依尔在阿瓦提镇中心小学上四年级,他的妈妈阿尔孜姑丽·吾斯曼是村委会“晚间双语班”的积极,几乎每天都带着扎依尔一起来上课。

  渐渐的,我和扎依尔熟络起来,他告诉我,他的妈妈国语不太好,所以特别珍惜工作队和村委会办的“双语班”。而扎依尔也成了我的维吾尔语小老师,我也会纠正他的国语发音。在小老师的下,我的维吾尔语进步很快。和村民的日常交流没有问题,庄稼地里的一些农作物术语也能说个一二。

  一天深夜,队员们都在整理信息,突然,我的手机响起来了:“你喜欢吃西瓜吗?”原来是扎依尔。我是:“喜欢呀!”没想到半个小时后,扎依尔和他的爸爸玉苏普·亚森抱着一个圆圆的西瓜走了过来。“给你们解解渴,工作辛苦啦!”没等我们反应过来,扎依尔和父亲就走远了。

  过了几天,扎依尔又想邀请我去他家里做客,我婉言谢绝。但随后的几天,他不断邀请,最终我带着一些礼物来到了他家。

  来到扎依尔家,发现他家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亲戚。聊天中,我得知扎依尔过世的爷爷是一名曾荣获“三等功”的,奶奶身体不是很好,扎依尔的妈妈阿尔孜姑丽在家照顾老人和孩子,爸爸玉苏普在镇上开理发店,一家人过得简单幸福。

  扎依尔的奶奶布威艾杰尔·瓦斯力非常慈祥,头发梳得很认真,微微下陷的眼窝里,一双深褐色的眼眸,诉说着岁月的沧桑。看到我,老人招呼我坐在她的身边,拉着我的手聊了起来。

  老人得知我的老家在四川,便亲切地对我说:“巴郎木(维吾尔语:孩子),以后,这里就是你的家,我就是你的妈妈,你就是我的儿子!”一席话说得我非常。

  “妈妈”很关心我,看我平时都穿长袖,特意给我买了一件漂亮的T恤。我的“姐姐”阿尔孜姑丽也总在小老师的指导下给我发短信,“你好”“早上好”“还在加班吗?”……我也会在这样的互动中给“姐姐”指导国语学习。看我经常加班,“姐姐”还缝了一对抱枕给我,让我当靠背用。这些小小的举动,一直温暖着我。

  适逢古尔邦节,我一直惦记着“妈妈”一家,早早就准备好了节日礼物。当天,当我敲开“妈妈”家的门,看到一大家子人都在门口迎接我,让我受宠若惊。看到我,“妈妈”还嗔怪我来得晚,我羞涩一笑。

  最近工作很忙,有一阵没去“妈妈”家。“妈妈”会自己来看我,看我身体怎么样?顺便“”我为什么没有去看她。我会乖乖道歉,慢慢解释,也说了即将休假回家的消息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“妈妈”突然赶来,她和扎依尔还带了好些自己做的馓子、点心和干果。“你要回家了,我得给你的家人们带点礼物,你不收,‘妈妈’就不高兴了!”看着“妈妈”认真的脸,我感激不尽,更多的也是。

  “我们是一家人,以后一定要常来,你不来,妈妈会生气的。”“妈妈”总是这样我。我感谢、感激,能在村里遇到这样的亲人。我相信,我和“妈妈”一家的感情会像拉条子一样越拉越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