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幻大片《妖猫传》热映 陈凯歌呈现大唐盛景

2017-12-27 06:02

  由陈凯歌导演的贺岁奇幻大片《妖猫传》正在热映,首周末票房突破2.4亿元,也收获不俗口碑。影片中,一众演员自带流量与话题,导演陈凯歌把大唐盛宴以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诗意方式来呈现,在接受半岛记者采访时他透露,“整个故事的调性都是充满情感的”,即便是影片中的猫也具备人的一切特点,有自己的情绪。

  《荆轲刺秦王》《无极》《梅兰芳》《赵氏孤儿》,32年,陈凯歌交出了14部作品,《妖猫传》是陈凯歌对中国奇幻大片的又一次尝试。虽然也有质疑之声,但从《妖猫传》目前的票房和口碑来看,很多影评人认为,陈凯歌可以一雪12年前的《无极》之耻。

  为何12年后再次涉足奇幻片?陈凯歌说:“虽然在这个行业里已经超过30年,但我觉得自己童心未泯,还想拍更有想象力、更有梦幻感的东西,并不觉得有违和感和疏离感。”

  陈凯歌内心一直埋藏着“盛唐情结”,白乐天一句“多少次我梦回玄时代”,几乎等于陈凯歌的独白了。这次拍《妖猫传》,陈凯歌做了很多史料方面的研究,唐朝的诗意让陈凯歌也极其迷恋,“我们的美学传统是重写意和浪漫主义”,在陈凯歌看来,“《妖猫传》不是一部史剧。杨玉环只能虚写,不能实写”。他认为,过去对于杨玉环的描述都非常具体,“但我认为她在历史上是一个缥缈的存在,《长恨歌》让杨玉环名垂青史,但是《长恨歌》也写得很虚”。

  影片中呈现出来的盛唐,烈火烹油鲜花着锦,诗意磅礴、瑰丽。前半部分主角们围绕着妖猫一寻找答案,揭开当年杨玉环的历史,令人唏嘘的帝妃爱情与少年也让人感受到了悲剧之美,真实又梦幻的感觉恰到好处。有梦枕貘的小说打底,又请来了李安御用编剧王慧玲,在叙事上还是可以的,“整个故事的调性都是充满情感的”。

  有人说,陈凯歌的电影中,几乎所有女主角都是“渴望一种东西,最终又得不到”,都是把美好的东西打碎。《妖猫传》中的杨玉环也是如此,陈凯歌解释说:“在研究史料的过程中,让我特别吃惊的就是,为什么杨玉环有这么大的名气?”《妖猫传》中围绕杨贵妃的感情做了很多性的解答,“我并不只是关注她的外表美,她是个不凡的女人,而不仅仅是一个美丽的女人。不管历史上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人生变故,但总而言之,这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女人,最后常悲惨的命运结局”。

  陈凯歌以杨玉环对李白的态度为例,“她能够回眸说‘大唐因为有了你,那才是大唐的荣耀’,她并不计较李白对她的态度,也并不在意诗到底是不是为她所写,从中就可以看出她的气量所在”。陈凯歌说,杨玉环用“水过无痕般的语言”来表达她在马嵬驿结局的悲凉。

  之所以选择张榕容来出演杨玉环,陈凯歌认为,“她身上有一点属于唐代的华贵之气,我需要这种华贵之气和她脸上的清纯结合在一起。如果她的华贵是艳俗的,我也不会选择她”。电影中对杨玉环有一半胡人血统的设定,无形中更加适合“混血”的张榕容。

  张雨绮饰演春琴,则是陈红推荐的,陈凯歌说:“陈红跟我说,‘你应该见见张雨绮,她就是你想象中的春琴’。我说为什么?她说你听她那个声儿,配都配不出来,那就是被妖猫控制了的声音。”

  电影中出现的白居易、李白等大诗人,都有着骨子里的浪漫和偏执。陈凯歌透露,“我告诉副导演,白居易是一个诗人,按照今天的话来说是文青,他的眼神比较干净,有的时候有点癫狂”。按照这个标准,副导演找到了黄轩,“我最喜欢白居易的‘离离原上草’,用最朴素最简单的语言能通达一切,这不得了。《长恨歌》和《琵琶行》则是他的宿命”。在对人物的设定上,陈凯歌也设计了很多可能性,“比如,这样的一个文人,他怎么会跑到凤栖楼去盗取玄遗物?可是我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让这个人更生动”。

  陈凯歌给了黄轩一份书单,让他读《西厢记》《红楼梦》《白居易诗词选》等,去体会古代人的和意境,“比如黄轩那张在大雪里的剧照,所谓白茫茫大地真干净,倘若用很实的方式去处理,诗意可能就没了”。在陈凯歌的世界里,诗意无法触摸,看不见摸不着,但它永远洋溢存在着。

  电影的最大主角其实是一只黑色的猫,陈凯歌说,它的名字叫露娜,“拍摄时我根本就没想过猫的事儿,我想的就是人。它应该具备人的一切特点,有自己的情绪和感情。它必须具有正面性,虽然被称为妖猫,它可以,但不能”。

  在《妖猫传》之前,陈凯歌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尴尬期,除了《无极》,《下山》也是负评多多。很多人说,看陈凯歌的电影心里很矛盾,如果他拍得曲高和寡,会觉得他端着,如果他放低身段娱乐大众,又觉得他不能这样做,因为他是陈凯歌。背负第五代导演的盛名,在一个流量明星的商业时代,是不是有太多烦恼和纠结?对此,陈凯歌认为,“如果在拍摄的过程中遇到的仅仅是各种各样的烦恼,我早就走了。拍电影带给我的愉悦更多,真的很难说得清楚。我也有这种感觉,不在于你这一生做什么,而在于你是否选对了职业”。

  作为一个65岁的导演,陈凯歌选择继续拍摄下去,“我永远要在自己的电影中找到自己,它有一种在日常生活中难以企及的东西,电影之所以迷人,无非是说,在现实中无法实现的事情,可以换一个空间换一个纬度去寻找它实现的可能性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