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TVB剧集里总是出现“我去给你煮碗面

2018-04-01 10:54

  原标题:为什么TVB剧集里总是出现“我去给你煮碗面” 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“过去几年TVB的变化,

  在采访中,杜之克坦率地聊到了TVB这几年所面临的问题。负责节目内容制作及与内地视频平台合作的他,对于市场和行业这几年的变化也深有感受。

  “美剧、韩剧、内地剧,还有泰剧,每个市场都需要构成自己的模式和方法。如何说故事?大家都在研究,得出的结果也不一样。20年前,在亚洲,除了日本以外,在如何讲故事并将其构成自己独有的方法这件事上,是比较先进的。但现在,各个市场都研究出他们的方式,而且卓有成效。”杜之克说道,“这是网络时代,观众能看到各个地区的作品。2017年上半年火的剧,到2017年下半年会火吗?观众的要求真的高得很快的。”

  “整个世界在变化,科技在变化,在变化,有这么大变化就有很多事可以做,过去三年我们真的忙不过来,但从董事局到CEO,我们方向很清楚:要往前走,就要适应时代的变化。”

  这几年,TVB积极与内地网络视频平台进行合作,一开始是尝试的心态居多,“会不会受欢迎不知道,毕竟我们对内地的市场了解太间接。但我们尝试的基础很清晰,港剧现在在内地影响力在下滑。”杜之克表示,“我们很明确,首先必须提升剧集质量,与经典作品看齐;其次做内地剧我们肯定比不过内地的影视公司,我们还是做港剧。”

  在内地先后的《盲侠大律师》、《使徒行者2》反响不错,杜之克感到欣慰,但对其的认识也很客观。“说实在的,在质量上,有一些有惊喜,但有一些比较一般。但关键是这几部剧和在的其他剧集,在过去一年里,于内地的关注度有所提升。我们现在很留意社交平台上内地观众对于我们剧集的意见。”

  而TVB和几家内地视频平台合作方式是怎样的呢?杜之克表示,内地平台虽未直接参与剧集实际制作,但作用依然非常关键。“他们的参与度非常高。用他们对内地市场的了解,帮助我们从选角、题材、故事发展等等各方面提出意见,帮助我们的作品在内地过关,并有最好的效果。”

  但新剧《冲上云霄2020》则是“往前多走了一步”。这是近年来TVB与内地视频平台第一部真正的合拍剧。双方团队将融合成一个新的制作团队,结合内地与的资源,共同制作这部剧集。

  早年间,TVB与内地有做过合拍剧尝试。但落实到操作,内地的法规要求和的操作方式之间有一些冲突,虽然冲突实属平常,但毕竟需要更多时间精力去磨合创作之外的问题,这让最终的作品呈现不尽如人意。

  而这次,“我们双方没有谁说了算,只是从市场角度考虑,商量怎样组合有最好效果,怎样在合理成本的基础上,达到效果最大化。”杜之克透露《冲上云霄2020》总投资一定超过2亿。“比如内地现在演员片酬比较高,要看怎么平衡,还有这个题材肯定要去很多地方取景,费用自然也会高。”

  而对于片酬问题,杜之克表示:“演员价格是一个市场价格,他在现在市场情况下能卖到多少,就是他的价格,不一定跟演员的表现力有直接关系。”

  另外,除了片酬猛升,内地在创作上越发“明星中心制”是近几年行业和观众都十分关注的问题。杜之克认为两地市场规模不同,情况也不同,但也表示:“在这个行业,非常容易外行领导内行,他们可能会为了100块的东西,把价值100万的东西掉了。我们好在是传统制作公司,尊重制作,专注制作,违反制作规律的事,我们不会参与。”杜之克聊到了TVB这方面的经验:“我们很欣慰,在TVB做电视剧无论幕前幕后,无论你是新人也好,你是明星也好,大家都是同事,不可以你是有名艺人你就耍大牌。因为在TVB幕前幕后工作人员的血液里都有大家天天一起相处一起工作的记忆,这里面包含了我们很爱的制作传统,也让我们合作时能很快进入状态。”

  在“监制中心制”的TVB,一部剧集要说好一个故事,各个部门要协同合作,而合作的好坏,责任在监制身上,好的剧集呈现与监制的努力和心血密切相关。“我们很尊重这一点,所以关键不是你的名气有多大,而是你的岗位是什么?”

  关于制作经费投入方面,杜之克表示近年来TVB会通过各种方式提高剧集成本制作精品,应对竞争,但他也强调投入要和收入成正比:“我们不可能做一个剧1000万一集,把800万都给艺人,每件事有每件事的价格,把更多钱放在剧集制作上,观众看到的东西是不一样的。”他表示:“TVB收视特别好的剧,不见得投资特别高,电视剧还是要说故事。”

  目前,TVB的编剧团队人数超过100位,其中90%为TVB自己培养。培养一个好的电视剧编剧,杜之克认为殊为不易:“电视剧语言跟电影不同,电视剧需要把故事不断推开,变成一个大的体系。一集电视剧要写到16000到17000字,20集就多少了,算30多万字的长篇了。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能写长篇?我们电视剧是集体创作,从资料搜集,到大纲,到前期分场,到台词,这是无数个工作流程,每个编剧去负责一个流程。我们不是机械分工,而是编剧必须要在所有流程里都有训练,才能成长为一个好编剧。一个好编剧要用很多年磨的,不然出不来。”

  而监制的培养也是如此,如果对TVB的传统有所了解,就会知道TVB的知名监制们,有从制作系统走出来的,也有从编剧系统走出来的。“无论是谁,都需要了解剧集制作的很多工作过程,假如说一部剧的制作有100个不同的环节,起码你要对其中六七十个环节有足够的认知了解,你才能做监制。”而这个认知了解的过程,用时十几二十年,实属平常。“而且可能和内地不同,监制要从故事阶段就进入创作,跟编剧关系密切。哪个编剧跟监制配合起来效果好,能出好的作品,这是我们经常要研究的问题。”杜之克介绍道。

  TVB的制作流程和制作传统,使得新人可以在实践中向前辈学习,团队可以向团队学习。比如团队间互相探班的传统,听说什么剧好,其他团队的就“名为探班、实则观摩”地过去看现场。比如《不懂撒娇的女人》拍摄时,其他团队风闻这部作品不错,纷纷前去“打招呼”,“结果有人打个招呼就来了两天诶。”杜之克调侃道。

  在采访中,杜之克解答了一些关于港剧制作的问题,对内地电视剧制作也有着一定的参考价值。同时也回答了一些TVB剧集文化方面的有趣问题,可供剧迷了解。

  澎湃新闻:内地观众对TVB剧集最熟悉的台词,应该就是“我去给你煮碗面”和“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齐齐整整”“最重要的是开心”,一度是部部剧都有,能否聊聊原因?

  杜之克:这不是我们的原意啦,但TVB作为一个制作工厂,工厂有属于工厂的,比如过去我们长期在录影棚进行三机位拍摄,导演现场选择镜头,这个工作流程常快速的,比如一家人吃饭,三机位可以很流畅的拍下来,就像一个舞台表演,行云流水就下来了。很适合情景喜剧制作。当然我们现在在减少这种方式,因为它呈现的层次不够。

  但这些传统制作方式就会对创作有某种吧,加起来的效果,不知道为什么可能也是“有鬼”啦,就是某一天,某一场,某句对白,就写成这样了。你可能会刻意让自己不这样写,但就是哪一天,晚上写得晚了一点,太累了,结果就又写上去了,也是形成习惯了。

  我们现在很努力在打破这一点,团队都在寻找新的呈现方式,在改变这些了,那他们写剧本的方式也会不一样了,可能会出现新的台词风格,当然说不定过几年,观众也会吐槽新的,“诶?你们怎么又写这句了?”

  澎湃新闻:TVB的配音艺员在推广港剧于内地影响力方面功不可没,也有观众认为,现在新的一批配音艺员不如以往的优秀,能否谈谈配音艺员的选拔和培养?

  杜之克:这批配音演员很有趣,我们的配音主要是给内地观众和海外华语观众看的,那配音演员方面就需要他们有内地的文化底蕴,因为内地和海外说的普通话真的不一样,但他们也不能只用内地的方式去演绎,因为他们还要把港剧的味道配出来,所以慢慢很多年了,这种配音就形成一个特点了。我们跟腾讯、爱奇艺合作的时候,他们也会专门跟我们讲:你们不要把剧集拿到内地配音哦,必须要在做哦,这是要求。

  每年从内地来的人才很多,有学生,有来工作的,我们也有通过网络发掘有兴趣、声音好的人才,然后找到他们来尝试。但其实这是很的,我们一直希望培养出好的配音演员,但每培养一个这样的人才出来,需要付出的努力和资源是很大的,人才流失量也大,希望大家多给我们的新人一些宽容度,他们会成长的。

  澎湃新闻:内地的职业剧的专业度往往被观众挑剔,而TVB职业剧却相对较少出现这样的情况?

  杜之克:看内地剧,看剧,我觉得有个差别,比如我非常喜欢《欢乐颂》,我看的时候有种感觉:在内地真的是先再做事,无论什么专业职业,不会,你什么都走不通。

  其实我们自己也会开玩笑的,TVB的专业剧都很不“专业”,无论什么剧都在谈生活和感情。但是的职业剧里,人物生活再纠结,感情再混乱,但一到工作,他们就很投入,就是另一种状态了,和生活完全分开。做事要做好,哪怕你是很糟糕的人,你工作要做好的。

  生活状态与工作状态分开是职业剧传统。当然,职业剧要进步的地方很多,碍于资源,明知道这个职业要表现到什么专业度,但因为知道:钱不够,太贵了,算了,就用另一种方法了。但现在,我们资源能投入的多了,希望以后能尽量接近我们心目中专业的呈现。

  澎湃新闻:很多TVB剧集剧情浓度极高。在现在,一部25集的TVB剧,如果在内地,可能会拍到60集以上。因为剧集长度直接影响广告和卖剧价格,之后TVB会有意向这个方向试试吗?

  杜之克:暂时来说我们不会改变我们的做法,一个剧为什么必须25集,因为每集有其开端和结果,不能随便改掉的,不然效果就不一样了。我们有时候会出现拍25集,剪出来发现可以27集。但这不是你拍好才决定的,要在剧本出来后,研究完分场的时候,发现你明明是27集的内容啊,那我们会有个会议,讨论决定后把它做成27集。一切都是基于创作规律。